資訊頻道

年入12億、拉黑老教授!最霸道的學術權威,人人喊苦

2021年12月14日 ???? 4058閱讀

作者| 貓哥

來源| 大貓財經

中國知網又火了。

中國著名的經濟史專家趙德馨教授發現,自己160多篇論文未經同意,就被擅自轉載到了中國知網上,從2013年開始就上訴維權,8年維權,終于獲得了約70萬元的賠償。

70多萬很多嗎?

說實話,一點也不多,平均一篇論文也就4000多塊錢。受到9旬老教授的鼓勵,他的學生蘇少之也通過維權勝訴。

問題來了,知網對這些論文到底有沒有版權呢?

知網的版權聲明里,關于版權聲明說的是“凡被錄用的論文,其著作權受法律保護,雜志社對學位論文著作權的使用為非獨家使用”。

它覺得,自己從整本期刊都拿到授權了,而且已經付錢了,期刊在作者投稿的時候就已經注明,未來論文會被編入《中國學術期刊網絡出版總庫》和CNKI系列數據庫等,而編入數據庫的授權費就包含在期刊給作者的稿費里面了。

另外,《著作權法》里面還有一項法定許可,“作品刊登后,除著作權人聲明不得轉載、摘編的外,其他報刊可以轉載或者作為文摘、資料刊登”。

但是,根據法院的判決,這兩個理由都不太成立:

和期刊簽約,并不意味著拿到了作者的授權,編入數據庫可以,但是沒說還要被付費下載,而且這也不屬于法定許可,即便是法定許可,轉載也需要付稿酬。

案子判了,但是知網還是挺強勢的。

為啥呢?

趙教授贏了官司,拿到了稿費,卻在知網上“查無此人”了,他的論文全部被刪除了。

知網也挺占理,侵權了,刪除侵權作品不是正常的嗎?

問題來了,趙教授贏了官司,但是還希望論文能在知網傳播,所以接下去怎么走就很有趣了。

這也是知網最厲害的地方,論文多,用戶多,脫離這個平臺,影響力大大減弱,所以很多人就沒有趙教授這膽氣。

像涉案論文里面有合作作者,在打官司的時候放棄了權利,選擇不參加訴訟。

這就涉及到學術界的明規則了,在他們看來,知網是無法繞開的,知網查無此人,學術生涯的難度系數會陡然增加。

只不過面對這些操作,人民日報都看不下去了,直接說“知網擁有壟斷地位,應限制利潤”。

知網的這種硬氣從哪來的?這就得從頭說起了。

知網,CNKI,得名于世界銀行提出的國家知識基礎建設(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,NKI)的概念。

早期,因為各種期刊都為紙質版,非常不利于查找和翻閱,后來有了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發行,就方便多了,后來有了CNKI,要做數字圖書館,也就是把這些文章掛上網,就更方便了。

后來,在這個基礎上,國家又牽頭,清華大學落實,建立《中國知識資源總庫》,要實現的是“知識信息資源的社會共享”,一些刊物甚至可以回溯到1900年代的創刊。

2004年,在這個總庫的基礎上,全球最大的中文知識數據庫“中國知網”正式上線了。

這個時候知網手里面已經有6500種期刊、500多種報紙、

得承認,知網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基礎工作,成效顯著。

但是最近幾年,“苦”知網的學生、學者越來越多。

比如讓無數大學生咬牙切齒的翟天臨,當年的“不知知網”,不僅人設翻車,順帶著學術不端,讓他的學歷也翻車了。

因為大家都知道,不看知網,怎么寫論文呢?

另外一個,很多“明星教授”翻車,也是因為在知網查不到論文,但有意思的是,學位論文在國家法定政策里面需上交國圖、社科院、中信所等三個單位,但現實卻是,大家只知道知網,足見其影響力之大。

在知網做大之后,期刊需要擴大在知網的影響力,各個高?;蛘呖蒲袡C構又對相關人員有考核要求,特別是年輕教授,想要更進一步,職稱待遇等等關切身家,更是離不開知網。

有了這些能力,說知網是“中國最牛的知識付費品牌”,應該沒什么人會有意見。

因為它實在太會賺錢了。

知網正式上線的第二年也就是2005年,收入就達到了1.58億,毛利率達到了52.78%,而此后的十多年時間里面,知網的毛利率就沒有低于50%。

早期,知網賺錢靠賣卡,有不同類型的會員卡,還有不同數據庫的專用卡,卡面金額從100至1000元不等,級別越高越便宜。

而且,這賣卡也是個大活兒,還可以招商加盟,“知識產業、百億財富”,聽起來很難不動心,在2006年的《創業寶典》里面,這個項目也被當做“低投入、高收益”的創業項目來推介,而且又有清華大學來做背書,這比什么連鎖項目靠譜多了。

不過后來,隨著互聯網支付和移動支付越來越方便,買卡的形式差不多就被淘汰了,這種招商的模式基本上也不行了,但是積累的用戶多了,收起錢來也就更方便了。

單價看起來都不貴,從0.2元-2元不等,但是都是按頁或條來收費,獨家出版的還要加個翻倍,一篇論文下來也要幾塊錢,而學位論文則是按本來收,碩士論文15元,博士論文25元,對于需要大量閱讀文獻的人來講,也是不少錢。

知網的收費大戶還是3.3萬的訂閱制機構用戶,企事業單位以及科研院所。

其實在知網早期的推廣中,高校的圖書館的作用功不可沒,甚至不少圖書館都以“CNKI中國知識資源總庫應用示范單位”為榮,結果后來,有些單位終于也受不了了。

多所高校因為知網的漲價力度太大而停用,包括北京大學、武漢理工大學、太原理工大學等高校,都直呼知網續訂價格,漲價離譜,甚至在一些西部省區的大學里面,知網的預算已經占到圖書館預算的很大比例。

但是最終,胳膊拗不過大腿,停用知網最大的受害者還是學校和學生,最終也不得不協商價格,恢復訪問。

知網還靠自身強大的數據庫搞了查重系統,又是一個剛需系統,而且一些刊物為了擴大影響力,收到更多的投稿,又不得不在知網進行推廣,當然也不可能免費。

從2005年的1.58億開始,知網的收入逐年上升,到2020年,知網的總收入已經達到了11.68億,毛利率從未低于50%。

這么多年大家都是默默忍受,所以趙教授勝訴能上熱搜,也是很多人情緒的表達。

按說這種知識庫,跟打車、訂外賣還不太一樣,最應該具備的就是公益性質,為了運維收取一定的費用大家都能理解,但利用事實上的強勢地位保持50%以上的毛利水平是不是太高了呢?

而且它的用戶里有不少還是沒有收入能力的學生,還有一些是待遇一般的中青年學者,把知識傳播的鏈條充分商業化,怎么看都不是一個該有的選項,現在還不知道知網會不會調整收費,也不知道這種事會不會涉及反壟斷,靜觀其變吧。

0人收藏
0人覺得很贊
0條評論
暫無評論... 查看更多...
国产精品天干天干在线下载